讀客吧 > 權國 > 3838 亞丁喪鐘(十二)
    黃昏,夕陽西垂,半個太陽已經落入了遙遙的海面上,九月冰冷的海風撲打在臉上,吹得黑發青年的頭發在飄舞,黑發青年站在帝國在埃羅南部出海口的一座崖壁上,崖壁之下,巨大的猶如一個半個圓盤一樣的海灣,白色的海浪猶如一道道線條向著地平線方向推動著,整個海岸線的海水都會有漲潮和落潮

    唯獨這里,依靠崖壁形成的半弧,近乎完美的半圓形弧度,讓海水撞擊崖壁轉向后,在自然之力下,都變成了一個統一的游動的方向,便是猶如一個以海灣為載體的海面漩渦,從上往下看,更像是面對一扇神秘無比的大門,

    海灣灘涂上,傳來海豚擱淺的鳴叫,白色的水鳥不知道什么原因,都距離海灣躲得遠遠的,

    其他普通人可能察覺不出來,可是感知力越發強大的黑發青年站在這里,隱隱產生出似乎有一種超越的力量在召喚自己的感覺,這大概能夠解答出為什么大量的海豚猶如迷路一樣會在這里聚集,為什海鳥會躲得遠遠的,

    應該是這里的獨特環境造成的,這座近乎完美圓弧的海灣,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回聲結構

    黑發皇帝大致猜到了一些原因,但是站在黑發皇帝身后的一席雪白色祭司長袍,眉目如畫,白衣勝雪,美麗耀眼得讓人不敢正視的教宗普達米亞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此刻正目光炙熱的合上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記,一臉震驚的打量著眼前猶如一個巨大漩渦般的海面,整個人就像是遭遇了巨大打擊,

    教宗普達米亞突然下跪在了地上,過了足足過了十幾秒鐘,才激動無比的將手中的日記本收入懷中,神色復雜的看了黑發青年一眼說道“預言說,能夠找到先知之門的只有神之子,我只是解出了那幾個符號所代表的坐標數字,陛下就輕松找到了這里,陛下現在還要辯稱自己跟費蘭先知完全不是一類人嗎,沒想到日記上所記載的坐標竟然是真的,這里應該就是費蘭先知日記中提到的”門“所在位置,當初費蘭先知就是從這里消失,然后又在數千里外的伊卡迪瓦出現,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進入這個門“

    黑發皇帝確實是沒想到,本來是不想看見心灰意冷的普達米亞在凄冷中等死,所以讓人將費蘭先知日記的一份副本送來,好歹讓這位費蘭先知的狂熱迷妹內心好受一些,

    當初得到費蘭先知日記后,原本送回了天空教,作為一個重要的思想武器,終于將天空教導師帕爾斯琴娜爭取到了帝國一方,為帝國后面對天空教神權的分裂鋪墊了道路,自然在將費蘭先知日記如此具有研究和收藏意義的正版歸還回去之前,黑發皇帝已經讓人抄下了大量的副本

    本來只是送給普達米亞作為心理安慰的道具,誰知道卻在埃羅南部天廟出了岔子

    費蘭先知日記中本來含有大量不知名的符號,讓整本日記根本無法解讀出來,而在埃羅南部的天廟里,手拿著日記副本日夜攻讀的普達米亞,卻是意外的找到了當初天廟從圣城保留下來的符號,那是一種數字標識,根據這些數字標識,已經準備等死的普達米亞再次找到了黑發皇帝,一口咬定黑發皇帝就是天廟預言中的神之子,然后就找到了這里

    陸上神國的大門。。。。。。

    黑發皇帝被普達米亞看的很不爽的翻了一個白眼,聳了聳肩膀,黑發皇帝百分之百的肯定,這個海灣確實是有問題,四周的巖壁實在是太規則了,完全不像是大自然天然形成的,更像是曾經有一個巨大的圓形物體停靠在這里的遺跡,這里曾經有過巨大的磁力,所以吸引了海豚,天空中的海鳥在這里會墜落,即使是這個物體已經離開了很多年,這些信息依然還留存在海豚和海鳥的遺傳里邊,“直徑超過三千米的巨大圓盤啊,這東西。。。。。”黑發皇帝用眼睛目測了一下海灣的大小,內心也是小小的震撼了一下,以前只是猜測,這次可是實際目睹

    “我不認識費蘭先知,相信費蘭先知也不認識我,至于說進入陸上神國的辦法,你如果想要試一試,我認為從這里跳下去就可以”黑發皇帝嘆息了一聲“說實話,我有些后悔將費蘭的日記副本交給你了,我也沒想到,你竟然能夠讀懂里邊的符號,并且還意外的對上了,因為誰能想到,那邊日記里邊所提到的坐標,竟然是數千里之外埃羅南部的坐標,就算這里曾經是陸上神國的所在,現在也已經不在了,這只是一個遺跡“

    普達米亞把手中的黑色日記副本打開,又神色無比恭敬的合上”陛下可能不知道,歷代教宗自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是作為尋找先知之路的鑰匙存在的,我相信神國依然還在,就像當初先知所預言的那樣,改變這個時代的神之子還在,陸上神國一定會降臨‘

    ’這種瞎編的話你也信。。。。。”在普達米亞的目光下,黑發皇帝少有的內心顫抖了一下,陸上神國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從埃羅南部數十年的天災來看,陸上神國更像是某種武器,毀滅和重生,如果是以前有人這樣告訴自己,黑發皇帝會嗤之以鼻,這可不是什么核彈滿地跑的時代,這是冷兵器時代,就算是大規模的戰爭爆發,距離對整個人類的毀滅還有著相當的差距,可是隨著帝國征服地區的一個個解開,在歐巴羅北部都還算好,沒有發現什么特別值得注意的地方

    可是一到圣城輻射范圍的南歐巴羅,各種各樣類似于核戰后的遺跡也開始逐漸浮現出來,圣城就像是被某人無意中打開的潘多拉的魔盒,埃羅帝國和亞丁王國為了圣城遺跡大打出手,最終引起圣城遺跡大爆炸,死傷無數,費澤王國北部高地漫山遍野的神秘紅花,一看就是大面積輻射地區的變異植物,擁有如同罌粟般的效果,教團國圣都南部那高聳直立的猶如導彈一般的山峰,在黑發皇帝看來,那就是一個巨大的導彈發射塔聳立在那里,沒準那一天就是地動山搖,直飛騰空,埃羅南部的輻射禁區,根本就是人工開鑿而出的橫穿埃羅地區的大河道,曾經曇花一現般的南埃羅文明,這一切最后都指向了一個名字,費蘭先知,陸上神國!

    而現在普達米亞無意中說出的一句話,更是讓黑發皇帝感到動搖”陛下和費蘭先知根本就是一類人!“

    自己和費蘭先知是不是一類人,黑發皇帝也迷茫,費蘭先知明顯是某個文明的穿越者,無意中到了這個時代,圣城文明的創立,其實不過是對某個曾經強大文明的挖掘罷了,那么自己呢,一樣也是穿越者,只是各自來源的時代不同,所以說自己和費蘭先知是一類人并沒有錯

    “我理解陛下的苦衷,如果讓其他人知道陛下跟建立圣城的費蘭先知事一類人,只怕整個埃羅南部的所有國家,都會不惜一切跟帝國宣戰的,要知道,埃羅南部的所有國家,跟費蘭先知都有相當的關系,或者是弟子,或者是朋友,甚至還有情人,只是費蘭先知失蹤,這些國家紛紛自立,其中一些國家曾經對先知有多尊敬,后面對先知就有多痛恨,甚至不惜一切力量將先知曾經存在過的痕跡抹掉,就算是先知所創建的圣城,也沒有例外”

    普達米亞秀眸閃閃的瞧著臉容忽晴忽黯的黑發皇帝,有點促狹意味的微笑,看得出來這一刻,普達米亞明顯沒有了等死的想法,面對這天生麗質的動人美女,親身體會她強大的誘惑力,黑發皇帝腦海里不由有種擁入懷里輕憐蜜愛的沖動,只是沒付諸實行。

    “費蘭先知晚年,一定是欠了很多人錢,然后拍拍屁股就跑了,那些找不到他還錢的人,自然是恨死他了”黑發皇帝風趣的哈哈一笑

    普達米亞卻不放過他,笑道:“我也不知道,因為一切記錄在圣城都毀掉了,就算是負責保留記錄的埃羅南部天廟,一樣被不知名的人物下令毀掉了,普達米亞幽幽一嘆,目光投向半圓形海灣內的巨大漩渦,螓首輕點的柔聲道“其實我更認為,下令毀掉這一切的人,只可能是一個人,那就是費蘭先知自己,進入陸上神國,或者就是先知對自己的流放,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會去了遙遠的伊卡迪瓦“

    黑發皇帝微微一怔,露出深思的神色。他想起了天空圣教,老年近乎瘋狂的費蘭先知,竟然想要在薩蘭德造蒸汽機,修建鐵路。。。。好吧,這種事其實自己也想要做,不過在缺乏鐵礦和尚未開發煤礦的情況下,就算是天空圣殿自己都受不了費蘭這種異想天開的瘋狂,最后將其流放,消滅一切痕跡,簡直就是這些南方國家的翻版,自己如果不是掌握著帝國的強大力量,做出過于超前的改革和發展,大概也會遭遇類似的命運吧

    黑發皇帝不由捫心質問,還好帝國已經開始了煤礦開采,費蘭先知那臺花費了無數心力,才利用本土資源造成的蒸汽機,已經被帝國研究院完美復制,在一些采礦地區進入了試驗運行,只是想要真正變成能夠推動社會生產力的巨大動力,不是一句空想就能完成的

    “陛下,亞丁方面的報告”一名帝國近衛拿著報告神色匆匆的從后面走上來

    黑發皇帝接過報告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翹,這一不起眼的小動作落在熟悉他的普達米亞眼前,頓時就讓普達米亞的內心忍不住微微一顫

    對于眼前的男人,普達米亞太清楚了,與無聲中起風雷,一劍封喉不見血,

    當初以兩萬騎兵突襲埃羅皇帝發魯克,愣是在數十萬埃羅大軍面前砍下了埃羅皇帝1頭顱,導致埃羅大軍全線潰敗,當時制定這份作戰計劃時,黑發皇帝嘴角就是這樣的笑容,

    “是柏薩德的消息嗎?”

    普達米亞輕聲問道

    這幾天纏著皇帝幫自己找陸上神國的入口,不代表普達米亞就不知道帝國正在對亞丁灣展開一場非常重要的入侵作戰,眼前的男子對自己有歉意,普達米亞是能夠感覺到的,否則不會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尋找陸上神國的大門,至于說帝國對亞丁灣的作戰,這幾天普達米亞夜陸續從一些情報方面知道,黑發皇帝的兩萬軍隊被亞丁人堵在亞丁灣南部的柏薩德,正常情況下,進攻受阻,為了避免被反擊,帝國應該是撤回來

    “恩,亞丁人聚集了十幾萬人,看來是將整個南部的兵力都抽空了”黑發皇帝點了點頭,不以為意的說道

    “十幾萬人!”

    普達米亞聽到身軀微顫,倒吸了一口冷氣,她不是沒有打過仗的雛鳥了,親自率領教團國大軍征伐埃羅帝國,后面歸國奪回教宗之戰,普達米亞對于戰爭的了解不弱于任何一個名將,在南部歐巴羅甚至還有女武神之稱

    就算是普達米亞也認為,以兩萬帝國軍隊就想要跟亞丁人的十幾萬大軍開打,這已經不是狂妄了,而是瘋狂至極,更不要說那是亞丁人的主場,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一件在帝國一方,這完全沒法打,

    “陛下請立即下令胡科奇力大人撤回”普達米亞說道

    “為什么?”黑發皇帝眼睛微瞇成了一條線,身上不自覺彌漫出來的王者氣勢,讓普達米亞嬌軀微顫了一下

    普達米亞硬著頭皮聲音微顫說道“因為實在是兵力懸殊太大了,就算領軍的是帝國軍務大臣,赫赫有名的帝國名將胡科奇力,可是亞丁人那邊也不是什么弱雞,

    綠洲一戰成名的索拓羅蘇親王,本身就是以防守反擊而震撼整個歐巴羅的名將,亞丁王室兩大王牌軍之一的亞丁第四軍,更是裝備不在帝國軍隊之下,其他亞丁將軍雖然名聲不顯,但無一不是經歷過戰爭的人物

    普達米亞的教團國身為南方大國,對亞丁王國國內的情況還是了解一些的,普達米亞很直接的表示

    六萬正規軍,近十萬奴隸軍,這樣的軍力,就算是抽空了亞丁王國在南部的所有力量,也是已經不弱于十萬亞丁正規軍的戰斗力,這種情況下,一口吃掉入侵的帝國軍隊不是做不到”

    “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黑發皇帝眼睛里的冷意減少了許多

    “難道不是嗎”普達米亞暗松了一口氣“帝國方面聚集起來的,只有開入亞丁灣南部的兩萬多帝國軍隊,還有一支才剛剛調入六七千人的騎兵部隊,頂死了算四萬帝國正規軍的戰斗力,四萬對十萬,而且還是異地作戰,后勤補給不便的情況下,如此懸殊的軍力比,注定就是敗北的結果!陛下強令胡科奇力大人以柏薩德為誘餌,將亞丁人正在國內最大的一支重兵集群吸引到了柏薩德,這就是在玩火啊,稍有不慎就可能會導致大軍潰敗”

    ‘有時候,人多并不代表就一定是有利的一方哦,五天之內,我要這支亞丁國內最大的重兵集群煙消云散!“黑發皇帝目光亦如一把線條流暢的寶劍即將出鞘前的鋒銳,亦如微笑著的殺意與平淡,一瞬間,這些極端矛盾的感覺卻是如此融洽地呈現在普達米亞面前,就算是女教宗,也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金种子酒股票分析 今天股票涨跌 重庆时时彩投注软件 北京快乐8陷阱 美国股票期权最大盈 75秒极速赛车规律漏洞 河北快三今日推荐号码 15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 开奖结果 幸运28最快开奖结果 10月10日股票开 山西11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银河配资 广西快3计划网页版 正规个人投资理财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