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新白蛇問仙 > 第九百九十四章 三劍客
    夜下修羅煉獄。

    白雨珺和猴子無視血腥悠哉走到篝火前,仿佛把黑衣女子當做透明人,扔掉村民尸骸,拿出竹凳坐下休息,照例,灰毛猴子蹲凳子抓抓這撓撓那。

    龍之所在,祥瑞洗滌邪穢。

    原本被魔物所殺的怨魂漸漸不再狂躁,恢復清明,自愿被地府黃泉路接引離開熟悉的村落田野,雖有血腥味兒,卻不再如之前那般陰森,慢慢的,黑衣女子聽到蟲鳴嗅到山里花草味兒。

    砰~扒掉葫蘆塞飄出濃郁果酒香。

    “角落里那個,沒錯,除了我倆就只有你,過來歇歇,放心,我們兩個最近境界提升不想吃人肉。”

    “吱吱~人肉不好吃,桃好吃~”

    “……”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黑衣女子一瘸一拐硬頭皮上前。

    某白掏出竹凳示意女子一起坐,倒一杯果酒。

    “喝吧,猴子釀的果酒,甜香。”

    略微猶豫接過酒杯。

    “多謝。”

    用不著擔心下毒,以倆大妖能力下毒純屬浪費,既然如此還有啥可怕的,果酒真的誘人,入口甜甜口齒生香,化作暖流融入全身,傷口清涼,肉眼可見愈合不再疼痛,轉眼結痂脫落,除了皮膚表面血跡無一絲一毫疤痕,像極了傳說中的仙釀。

    黑衣女起身抱拳行禮。

    “多謝二位,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大恩不能忘。”

    白雨珺和猴子無所謂,一個會武藝的普通人而已,基本不會指望她幫忙。

    猴子看看僅剩的幾具魔物尸體,暗嘆不該打噴嚏吹無影無蹤。

    “吱,把魔怪尸體腦袋砍掉,有大用。”

    黑衣女抖了抖。

    以為猴妖想吃惡魔,看見被啃噬的村民時忽然覺得大妖吃惡魔挺好,最好把所有惡魔都給吃光,妖獸久居荒林,古老大妖千百年難得跨出林海一步,常年深眠,與妖獸相比明顯惡魔更可恨。

    細劍利索割掉頭顱拎回來。

    “吱,惡魔腦袋可以拿去換獎勵,送你了。”

    “這……多謝。”

    黑衣女覺得自己今晚說了很多次謝謝,又不知該說什么。

    白雨珺喝一口果酒仰頭咕嚕嚕漱口,然后,一縮脖將果酒吞咽下去,咂咂嘴感嘆果酒味道真的香,喝醉不上頭,微醺。

    “那個誰,你叫什么名字來著。”

    “在下黃羽。”

    “名字起得不錯,既然無事不如講講周邊局勢,人類的,惡魔的,還有那些修仙者,越詳細越好。”

    “小女子不過區區游俠,所知甚少,既然閣下想聽便啰嗦幾句。”

    篝火熊熊照亮一妖一神獸一人,盆地山谷夜梟,紅色火焰噼啪作響,黃羽將所知道的周邊局勢細細講述,毫無隱瞞,尤其重點講了各宗門以及惡魔,令白雨珺感到意外的是魔界入侵這么多年,聞獲大世界低階魔物仍舊猖獗。

    只能說以往跟隨天庭天軍參與大戰,對不起眼凡俗了解太少。

    總之,情況并不樂觀。

    高層面戰場天兵天將占據上風擁有強大優勢,而關系更多生靈的俗世戰場卻一塌糊涂,錯綜復雜連各地散仙也看不明白。

    猴子沒心沒肺啃桃,白雨珺呆愣片刻深感無語。

    不知不覺天邊成仙魚肚白,篝火僅剩幾塊木炭忽明忽滅,曾經雞犬相聞早該升起炊煙的山野村落再無喧鬧。

    黑衣女悠悠醒轉,恍惚間以為昨晚是夢境。

    扭頭,看見神秘女孩仰頭拍葫蘆,粉嫩舌頭舔干凈最后幾滴果酒。

    “天亮了,上路吧。”

    “吱,去哪兒?”

    “桑家。”

    做了一宿龍腰發酸,伸個懶腰。

    張口,山間濃霧如長河吸入口中,片刻間吞云吐霧,還得趕路沒時間趴懸崖一口一口慢慢吸,總之吞了肯定沒錯。

    “黃羽小丫頭,麻煩帶路,吾乃世間最重信譽商販,互相交易,作為雇傭向導可給你高價值貨物,如何?”

    黃羽略思索便點頭答應,天下大亂魔物橫行民不聊生,至少倆大妖遵守規矩,唯獨對那句小丫頭深感不滿,自己好歹二十余歲算是大姑娘,明明看起來比自己還小居然喊自己小丫頭,怪別扭。

    “好,我們啟程吧。”

    某白隨手將幾本修行功法扔給黃羽。

    山野官道,兩高一矮三個身影晃悠悠趕路。

    仿佛與世間動蕩毫無關聯……

    惡魔肆虐隨處可見地獄,逃難者攜家帶口茫然趕路不知去往何處,秩序半存,遠方天際黑色煙柱形成黑云,反倒沒有野獸棲息的山林安定,沒辦法,邪魔更喜歡吃人。

    黃羽面色焦慮,奈何本事低微對付幾個魔物險些身死。

    如今么……

    看看手中功法秘籍眼中多了絲希望。

    樹高林密草叢深。

    扛金箍棒搭倆爪的猴子跳上巨石手搭涼棚眺望,看見前方魔氣升騰,呈半圓偷偷摸摸包圍某個大型車隊,車隊有武林高手以及少量低階修士,但實力太低并沒發現遠處有魔物圍攏,全然不知已插翅難飛。

    巧合的是,車隊即將與龍猴人組合相遇,不得不說確實好運遇見龍。

    如同得了狂犬病似的魔物喉嚨嗚嗚叫狂奔,驚起鳥雀亂飛,從天空看去就見數不清黑點從四周逐漸朝車隊聚集。

    “不好!邪魔過來了……!”

    一聲大吼嚇得車隊眾人慌亂,尖叫,亂跑,武者們呼喝著將馬車圍成一圈,拿出弓箭兵刃迎敵,其中幾名氣血旺盛壯漢呼喝組織防御。

    呼的一聲,草叢分開鉆出個丑陋魔物!

    一名神箭手放箭!

    噗!

    箭矢穿透魔物喉嚨將其射殺。

    然而草叢里不斷鉆出更多魔物撲向車隊,一時間箭矢亂飛,武林高手飛蝗石打中魔物眼睛,拼盡全力阻攔瘋狗似的魔物靠近!

    但魔物更多且悍不畏死,車隊武者們心驚膽戰失了戰意,雙方越來越近……

    很快,有亂跑的人被其中一個一丈多高魔物抓住。

    “救命……救……啊……”

    丑陋惡心大嘴咬斷其喉嚨,貪婪飲血,隨著吞食血液竟然緩緩提升實力,這一幕嚇壞車隊其他人,驚慌之余又有幾人被魔物抓住當場撕扯吞食,車隊中一名低階壯漢修士大怒,揮舞長槍殺死六個魔物!

    丈高強壯魔物大喜。

    “桀桀~好旺盛的氣血,吃了你就能讓我更進一步,食物,你逃不掉的~”

    正當廝殺最慘烈時,忽然傳來利刃出鞘聲!

    唰!

    戴草帽女孩斜持直刀冷漠低頭,仿佛一座山壓在所有人和魔胸口。

    “依靠吞噬血液提升自己的生物么?真可悲,不管是否染病患疾都吃下去,結核,癌癥,尿毒癥,膿瘡,風流病……呃,說的我自己都有點惡心了,嘔……”

    某白是真感覺惡心想吐,太惡心了。

    強壯魔物大怒。

    “你是誰!惹我血族想死不成!”

    聞言,某白重新維持高冷形象亮出利刃。

    “我們是長路漫漫三劍客。”

    猴子一愣。

    “吱,我這是棍,不是劍,是棍客。”

    黃羽也跟著來一句。

    “閣下用的是刀……”

    “……”

    某白尷尬笑笑。

    “你們倆不懂,劍客的最高境界乃一葉一草皆可為劍,刀是劍,棍也可以為劍,總之心中有劍就對了,看我屠神滅魔無敵劍法。”

    劍出,所有魔物額頭瞬間出現血痕,撲通撲通栽倒。

    車隊眾人戰戰兢兢,驚恐又欣喜的看著戴草帽女孩,又被妖猴嚇住。

    白雨珺走上前看看自稱血族的魔物尸體。

    “嘖嘖,可悲的生物。”

    忽然,其隨身攜帶的破刀引起白雨珺注意,確切講是刀側面幾個細小坑洼,仿佛被什么法術攻擊所傷,殘留少許微弱龍鱗氣息,當然,并非說破刀能夠硬撼龍鱗,更有可能刀主人在某處戰場恰逢強者大戰遭了災。

    要知道,使用龍鱗武器絕對不凡,發出的招式余波可以擴散很遠。

    相隔十里地亦會被余威所傷。

    十分確定非自己鱗片,氣息陌生。

    “嘶~想不到還有意外收獲。”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香港来料二尾中特 五码中特大公开你敢买吗 大地棋牌游戏中心 幸运农场重庆官网 手机游戏捕鸟达人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稳赢pc蛋蛋幸运 南方基金000326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 850游戏苹果下载官方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欧冠射手榜历史排名 写影评赚钱的正规网 血流成河换三张 急速赛车开奖 中超联赛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