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網游之劍刃舞者 > 第三千零一十章,伽羅
    望山跑死馬,這絕對是至理名言,看著似乎沒多遠的仙山,結果愣是飛了快十分鐘,就算林錚他們沒有全速飛行,這個路程也是足夠夸張的了。

    不過,路總有走完的時候,眼看著那仙山已經近在咫尺,飛了半天的眾人臉上便露出了一抹驚喜之色,可算是到頭了,不容易啊!

    眼前這座浮空的仙山,規模頗大,在林錚他們目前所看過的仙山中,這座山無疑是最大的一座。放眼望去,可見山上仙樹林立,那熒光流轉的枝葉之間,隱匿著一片風格古老的宮殿,而他們所看到的那一抹紅光,便是從那一片宮殿的主殿中綻放出來的。

    目光穿過了主殿的大門,便見主殿中漂浮著一團紅光,定眼一看可見,那發出紅光的,乃是一顆拳頭大小的菱形寶石。這可把輝夜給高興壞了,寶石類的寶貝可是她的最愛,當下趕緊便想要沖過去把寶貝拿到手上稀罕。

    “等等!”林錚抓緊了輝夜的手,“這么急干嘛呢?這里就只有咱們,又不會有人過來和咱們搶的。”

    “可是那個寶貝好漂亮!”輝夜興奮地叫道,聽得一個個便忍不住笑,漂亮,漂亮和現在說的話有什么必然的關系么?!

    好笑地磕了下這丫頭后,林錚這才說道:“傻瓜!這東西要是那么好拿,早就讓別人給拿走了,哪里還能等到咱們過來啊!”

    “或許他們沒發現呢?”輝夜一本正經地說道,“不是每個人都有我這么好的眼光!”

    去!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將輝夜給拉到身邊后,林錚便小心翼翼地飛了上前,結果飛了不到十米之后,便觸及到了一個無形的屏障,霎時間,雷霆迸現,林錚的頭發就這么豎了起來。

    “啪——”地一下,林錚便從屏障上彈開了,這也虧得就是他了,換個雷電抗性低一點兒的,這會兒只怕已經給電成焦炭。

    輝夜看得一陣吐舌,而后趕緊問林錚,“沒事兒吧一平?”

    “有事兒就沒辦法站在這里了。”說著便刮了下輝夜的鼻子,看你還敢隨便亂跑不。

    “看上去是個非常結實的結界呢!”小默眉頭緊皺地說道,“巽?這東西有辦法打開嗎?”

    “沒什么太好的辦法。”巽有些無奈地說道,“這個結界是完全阻隔型,就沒想著讓別人進去的,所以只能暴力破解。不過還好,結界并不是所有地方都一樣結實,還是有相對薄弱的地方的。”

    “相對薄弱是指多少呢?”林錚隨口問道。

    “也就一個全力的終焉咆哮差不多了吧!”

    一個全力的終焉咆哮,這還叫就差不多啊?!聽完巽的話,一個個便翻起了白眼,你這死丫頭還真敢說啊!

    回過神來,林錚便問道:“是需要瞬間的破壞力還是龐大的能量呢?”

    “瞬間的破壞力,要是沒辦法在一瞬間將薄弱點破壞的話,很快它就會自我修復好的。”

    “這樣的話,那就簡單多了。”說著林錚便抓出了原初之藍,“那么巽,帶我去薄弱點前面吧。”說完林錚便放開了身體的控制權。

    微微向下一墜之后,身體便在巽的接管下又飛了起來,在繞著結界轉悠了好一陣之后,巽這才控制著林錚的身體停在了那正殿的左翼方向,“就是正前方了,一定要一口氣打破哦,不然不止會自我修復,還可能轉移到其他的方位呢。”

    “放心吧,冰牙劍意的破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說話間,林錚的手便輕輕地按在了原初之藍的刀柄上。

    一個深呼吸之后,林錚便閉上了眼睛,不斷地凝練著冰牙劍意,在無人干擾的情況下,林錚身上所散發的劍意不斷地提升凝聚,更加的凜冽,更加的銳利,似要斬斷世間的一切那般的鋒芒難當。

    伴隨著凜冽的冰晶在林錚周身回旋而起,林錚猛然睜開了眼睛,霎時間,清脆的出鞘聲響起,隨之原初之藍便劃出了一道湛藍的流光,流光落到了結界上之后,瞬間便在結界上延伸了出去。下一刻,結界便沿著原初之藍斬出的流光,崩碎出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哦——!!

    看著林錚一刀斬出來的巨大缺口,笨妞們趕緊便驚嘆著鼓起掌來,太了不起了!

    “姐夫最厲害了!”

    “哼哼,我要是認真起來,也是能做到的!”幽若一臉自夸地說道,聽得讓人直發笑。

    林錚自然不會拆穿這個傻丫頭,所以只是收起原初之藍笑道:“行了,知道你了不起!趕緊的,都過來,不然等下結界就該愈合了。”

    話音一落,其他人便趕緊朝林錚斬開的缺口沖了過去,這結界的自愈能力也是真的強悍,當所有人都進入內部的時候,缺口便已經縮小得只有一米大小,而后便在眾人的注視下進一步愈合,轉眼整個缺口便已經完全消失了。

    “還真是博學啊伽羅!”巽頗為感慨地說道,“不僅精通卜算和幻術,就連陣法水平都這么高的。”

    “是的呢!”小默和琉璃齊聲說道,而后便朝林錚望了過去,這么優秀的伽羅,咋的就成了這個笨蛋的未來媳婦兒了呢!

    咳唔!林錚一本正經地干咳了一聲,才想要轉移話題呢,輝夜已經興奮地朝主殿那邊沖了過去,寶貝我來了!

    這個傻丫頭,雖然進入了結界內部,可不代表這里面就絕對安全啊!當下林錚也不敢耽擱,趕緊便追著輝夜一塊沖了過去,其他人見狀,立刻緊隨其后。

    不多時,一行人便飛到了主殿的正門前。這靠近了主殿眾人才發現,這地方的宮殿,是真個宏偉啊!主殿門高九米,落在大門前,眾人都感覺自己像是縮小了一號一般。這又不是給巨人住的地方,也不是給地精住的,干嘛折騰得這么大的啊!

    小小地腹誹了一下伽羅之后,林錚的目光便落到了主殿內部。大殿的內部極為寬敞,粗壯的盤龍柱所拱衛的大殿中心,是一個碩大而復雜的陣圖,縱然過去萬載歲月,陣圖依然散發著淡淡的微光,而位于陣圖中心上方的,正是輝夜所憧憬的那顆菱形的紅寶石。

    近距離看到那顆寶石,輝夜眼里的星星都快飛出來了,要不是給林錚提溜著后領,這會兒已經不顧一切地沖上去了。

    回過頭來,輝夜便有些不滿地說道:“一平,你也太謹慎了,這可是伽羅姐姐留下來的東西,既然是她留下來的,那肯定知道我們會過來的啊!這樣的話,怎么可能會給我們設置什么陷阱的。”

    唔——!聽輝夜這么一說,林錚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緊張過頭了,既然已經確定這里是伽羅所創造的崆峒仙境,那么作為未來媳婦兒的伽羅,肯定是不會坑他們的,最多也就是點兒惡作劇什么的。

    感受到林錚抓著自己的手松開了,輝夜馬上便露出笑臉,而后迫不及待地便沖了上前,這下子林錚是連攔都攔不住了。

    在一雙雙緊張的目光注視下,便見輝夜快步沖到了那陣圖里面,而后輕盈地一飛,這就將漂浮在半空的寶石給抱住了。

    “我拿到了一平!”舉起寶石,輝夜興奮地沖林錚他們雀躍了起來。

    看到那丫頭平安無事,林錚他們這才松了口氣,眼看著舉著寶石的輝夜欣喜地飛回來,林錚臉上便露出了寵溺的笑容,手一伸便將飛上來的輝夜給抱了個滿懷,然后招來小默和琉璃一頓白眼,這個笨蛋,還真是將輝夜給寵上天去了。

    但就在這時,小舞卻驚奇地叫了起來,“老哥你快看,有什么東西從地上冒出來了!”

    聽到小舞的聲音,林錚這就朝輝夜背后的那陣圖望了過去。讓人意外的是,雖然寶石被輝夜給拿走了,但是地上的陣圖依然綻放著光輝,不如說反而變得更加明亮了。而就在那個陣圖的中心位置,此時正有什么東西緩緩地從地下浮現了出來。

    是一個劍柄,雪白溫潤的劍柄,宛若白玉雕琢而成,其上有百獸圖案,仔細留意地話會發現,這些百獸,全部都是人族百族各自的圖騰獸。看到這一幕,林錚心頭便不由咯噔了一下,很快,修長的劍身完全從地下浮現出來了,白玉一般溫潤的劍身上,一道道細小的紋路閃爍起了金色的光輝,那頗為眼熟的紋路,讓林錚徹底確定,這便是永琳提到的,那會引起無窮變數的“第五十簽”!

    還真是怕什么就來什么啊!最不想碰到這把劍的時候,它竟然就這么大搖大擺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就在林錚暗暗苦笑之際,第五十簽忽然便綻放出了璀璨的金光,隨之一道投影便從劍柄上浮現了出來。

    那是一道妖嬈的身影,身著黑色的華麗宮裝,裙擺飄動間,露出修長的大腿,低胸的上裝,呈現出令人側目的曲線。就在林錚他們感到驚愕之際,那擺動的黑色劉海下,睜開了一雙緋紅的眼睛。

    下一刻,那一雙眼睛便迎上了林錚的視線,隨之嫣紅的雙唇便勾起了一抹弧度,“你果然過來了呢。”

    聽到這慵懶得讓人骨頭都有點兒酥的聲音,林錚打著冷戰便回過神來,眼中充滿了驚疑不定之色。

    這時,楊琪用充滿了不確定的語氣,小心翼翼地問道:“那個,你真的是伽羅姐?”不怪她這么問啊!伽羅她又不是沒見過,上次見到的伽羅,身著櫻紅色的振袖,頭發也只是齊肩而已,插著伽羅花的她,就像是一個畫中走出的仙子一般,恬靜而優雅。

    然而眼前這位,長發及腰,神態妖嬈,關鍵身材好像都不是一個型號的,伽羅原來是這么有料的么?之前穿著和服還真是完全看不出來啊!如果說以前見到的伽羅是仙子的話,那么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那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妖精了!

    隨著楊琪的話落下,眼前的伽羅頓時便嬌笑了起來,這一笑之下所展現出來的嬌媚姿態,就連她們這些女人都看得心肝狂跳。

    “是我哦!”伽羅眼神慵懶地盯著眾人,“畢竟在綺羅界已經待了幾萬個年頭了,肯定會有一點兒變化的嘛!”說著便嫵媚地望向林錚,“對吧一平?”

    然而林錚卻頭疼地敲起了自己的腦袋,并沒有去回答伽羅的話,敲了好一會兒后,林錚這才迎上伽羅的視線,“你到底是誰?!”

    “我就是我啊!”伽羅滿臉笑容地說道,“除了伽羅之外,我還能是誰?還是說你比較喜歡叫我做天機子?”

    林錚沒有接話,卻是說道:“真正的伽羅,是所有時空中的她匯聚而成的集合體,過去的她,現在的她,未來的她,都是一個人,所以不存在過去和現在的性格完全不同的情況!”

    “哎呀呀——!”伽羅笑著便鼓起了掌,“不愧是一平,竟然這么快就想明白事情的關鍵所在了!”

    話音剛落,伽羅的身影便出現在林錚近前,揮舞著白玉劍便朝林錚斬了下去!這一刻,磅礴的殺意瞬間便籠罩了這一片天地,讓林錚之外的所有人連動彈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叮——!”地一聲,林錚便以原初之藍抵擋下了伽羅的攻擊,隨之“轟——”地一下,地面便崩裂開來。

    近距離地和林錚四目相對,此刻的伽羅眼眸中,充滿了強烈的殺意與瘋狂之色,“吶——!一平!”雖然滿眼殺意,伽羅的聲音卻依然慵懶而嬌媚,笑盈盈地說道:“我是真的非常要你的命,把命給我,好么?”話畢,伽羅猛地便朝林錚的脖子上咬了下去。

    被咬中下一刻,林錚便感受到生命力的快速流逝,但與此同時,這種毫無隔閡的接觸,卻也讓林錚從眼前的伽羅身上了解到了諸多的信息。

    咬著牙,林錚瞬間便解放了所有裝備,憑借著剎那間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一舉震開了身邊的伽羅。

    隨著伽羅被震開,那籠罩著眾人的磅礴殺意,頓時便崩潰開來,身體恢復了行動能力的眾人,立刻便亮出了武器,并緊張地守衛到了林錚身邊。

    “一平!你沒事兒吧!?”輝夜看著林錚脖子上血流不止的傷口,急得淚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傻瓜!”林錚笑著刮掉了輝夜眼角的淚珠,“我也是吃了不死藥的,這點兒小傷,怎么可能要了我的命。”

    才說完,被震開的伽羅便嬌笑了起來,妖媚地舔了舔嘴角的血跡之后說道:“果然還是看你非常不順眼啊一平,你就不能老老實實地讓我把你給殺了么?”

    “憑什么啊你這個冒牌貨!!”楊琪怒氣沖沖地拿劍指著伽羅,“你到底是誰?伽羅姐變成綺羅界,是不是和你有關!?”

    “你這話不對哦琪琪!”伽羅笑盈盈地盯著楊琪,“我可不是什么冒牌貨,而是貨真價實的伽羅。”

    “我手里的金幣,是正面還是反面。”林錚忽然伸出手來說道。

    聽到林錚的話,伽羅的笑容不由得一頓,隨即笑道:“正面。”

    聽罷,林錚便笑著將手翻了過來,隨著他的手指一一松開,掌心卻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那個操縱劫之眼的老怪物還真行啊!”林錚盯著收斂了笑容的伽羅道,“竟然能用劫之眼的力量強行將你剝離出來。”

    “果然你的腦子是真的好用呢一平。”伽羅又笑了出來,說著,手中的白玉劍便又提了起來,“既然知道了真相,那就乖乖地讓我殺了你唄!你也知道的,憑你們還打不過我。”

    “這可不好說。”林錚咧嘴一笑,“被剝離出來之后,你已經看不到我們了吧?你又怎么知道,在你看到的那些未來后面,我們又成長了多少呢?”

    “等等!”琉璃忍不住大叫了起來,驚疑不定地看了看林錚,而后又望向伽羅,“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么?!”

    這會兒所有人都是琉璃一般的心情,本以為眼前的伽羅是徹頭徹尾的冒牌貨,可現在聽兩人這對話……

    “她的確是伽羅。”林錚淡定地盯著前方的伽羅說道,“只不過,和我們所認識的伽羅,卻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個人格。”話鋒一轉,“那個老王八蛋到底都把什么給灌注在你身上了?”

    “誰知道呢?”伽羅笑盈盈地說道,“我倒是挺感謝那個老混蛋的,畢竟呢,沒有那個老混蛋的話,我也就不會在這里了。”話畢,一股令人難以喘息的龐大威壓便從她身上散發了出來,讓林錚身邊的眾人再次受到了壓制。

    但就在這時,林錚忽然召喚出了崆峒印,伴隨著崆峒印綻放出柔和的光芒將眾人籠罩其中,眾人立刻便感覺輕松自由了起來。

    望向神色不為所動的伽羅,林錚淡定地說道:“這里要是你的本體,我們還真不是你的對手,但只是一道投影的話,伽羅,你也未免太小看我們了吧?”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真准网 置信电气股票分析 福利彩3d太湖字谜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 股票技术分析视频 下载吉林省十一选五助手 中海医疗保健主题股票 中国福得彩票快乐10分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11选5历史开奖 场外配资是否构成非法经营 贵州快3开奖结果 2014排列五全年开奖号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十大可靠的理财平台 2015排列3和值走势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