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獵戶出山 > 第1052章 不像發生過什么大事
    山上燈火輝煌,山下影影綽綽。燈光蔓延出去,像是給周圍的山林樹木披上一層波光粼粼的彩衣,在山風的吹動下,衣帶飄蕩。

    發絲在光潔的額前微微蕩漾,白色的大衣時不時輕輕擺動,如藝術般精雕細琢出的五官上,微笑透著骨子里的瀟灑自信,別說是女人,哪怕是男人看在眼里,也容易心生蕩漾。

    不過陸山民對他生不起半點好感,或者說曾經的好感早已被消磨得一絲不剩,相反,那迷人的笑容只會心生反感。

    紅顏禍水并不見得專指女人,大多時候長得好看的男人比長得好看的女人更加可怕,這是陸山民最新悟出的道理。

    從好感到防備,再到敵意,兩人已不再是朋友,也很難再成為朋友。

    “表妹夫,別老是板著臉,你信不過我,難道還信不過梓萱嗎”?

    “那你就老實告訴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呵呵”,納蘭子建微微一笑,挑了挑眉毛,“我有什么目的,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不清楚”。

    “真不清楚”?

    “你再廢話,我扔你下去”。

    納蘭子建探出頭,圍欄外的懸崖黑漆漆深不見底,趕緊縮回脖子。

    “你不是不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認。”說著嘆息一聲,“為了你和梓萱的幸福,我可是用心良苦啊”。

    “你以為我相信你說的話”!

    “信不信不要緊,事實擺在眼前,今晚你和梓萱都很開心”,說著含笑看著陸山民,問道:“你說對不對”?

    “你比誰都清楚,這潭渾水有多危險”。

    “呵呵”,納蘭子建臉上帶著淡淡的嘲笑:“知我者為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表妹夫,真正關心一個人應該關心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而不是自以為是的下定論,你倒是可以求得個自我安慰的心安,那別人呢,你所謂的好,對別人來說是真的好嗎”。“別怪我說話難聽,你看似負責,其實最不負責,對別人不負責,對自己也不負責,你就像只鴕鳥,把頭往沙里一埋就以為萬事大吉,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詭辯”!陸山民冷冷道:“梓萱單純善良,壓根兒就沒意識到這件事有多危險,從頭到尾,你都是在欺騙她。心之所向固然好,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隨心所欲,蕓蕓眾生中,沒有誰能想什么就能干什么,想得到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相比于生命的可貴,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人只有活著才能談夢想、理想,才能去追求想要的生活”。

    納蘭子建仰起頭,微微張開雙臂,“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如果不能擁有想要的一切,如果只能像山下那些普通人那樣庸庸碌碌的茍且活著,活著又有何意義。如果可以活出想要的人生,如果可以在天際間留下一抹燦爛,哪怕只是轉瞬即逝,死了也值得”。

    納蘭子建轉身微笑著看著陸山民,得意的笑道:“是不是覺得我豪氣沖天,有種納頭便拜的沖動”。

    陸山民冷冷的盯著納蘭子建,“你是個瘋子”。

    納蘭子建搖頭笑道:“表妹夫,你這話很破壞氣氛”。

    “要不是梓萱讓我不跟你計較,我現在就會殺了你”。

    “沖動”!納蘭子建指了指陸山民的鼻子,笑道:“不過我很高興,這說明你很在乎梓萱”,說著又頓了頓,“也說明我抓住了你的弱點”。

    “哈哈哈”納蘭子建哈哈大笑,笑得意氣風發,肆意張狂。

    “表妹夫,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納蘭子建抿嘴一笑,道不出的風流倜儻,若是現在有一女子在場,定會為他傾倒。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陸山民聲音冰冷,身上散發出一縷殺意。

    “這你問錯對象了,你應該去問你的大軍師,我想干什么他應該猜到個八九不離十”。納蘭子建微微一笑,笑容中透著一股促狹的意味兒。

    陸山民恨不得一巴掌扇在納蘭子建那張討厭的臉上,“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欠抽”。

    納蘭子建得意的笑了笑,反問道:“很憋屈吧,是不是有種無力感”。說著趴在圍欄上,看向山下,喃喃道:“陸山民,你的命已經很好了,好好珍惜吧,千萬別將一把好牌給打爛了,雖然你是我的表妹夫,但我是不會放水的”。

    陸山民冷冷一笑,“說了這么多,這句話才是你的心里話吧”。

    納蘭子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能聽到我心里話的,沒幾個人”。

    山風吹過,陸山民面色冷毅,“雖然你是梓萱的表哥,但我不會手軟的”。

    納蘭子建笑了笑,“剛才我來的時候,聽到云欽賜和一個中年男人提起了你,高昌說那人是個搬山境巔峰高手”。說完把手揣進兜里,瀟瀟灑灑的朝會所里面走去。

    陸山民看了眼不遠處的高昌,輕哼一聲,也朝著會所里面走去。

    大廳里,小妮子早已來到葉梓萱一桌。

    “梓萱姐姐,對不起”。小妮子微微低著頭,兩只手緊張的握在一起,像是一個犯錯的學生面對著老師。

    葉梓萱笑嘻嘻的捏了捏小妮子的臉蛋,“小妮子妹妹,你這個樣子太可愛了,要不是這里這么多人在,我會忍不住親你一口的”。

    小妮子抬起頭,葉梓萱滿臉干凈的笑意,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生氣。

    “梓萱姐姐,山民哥說我腦袋缺根弦,你會不會是缺了兩根”。一邊說一邊疑惑的伸出兩根手指。

    葉梓萱盯著小妮子的兩根手指,一臉嚴肅的說道:“很有可能,要不我倆怎么會一見如故成為好姐妹,說不定我倆上輩子還是親姐妹呢”。

    “你真的不生氣”?

    葉梓萱托著下巴敲打著臉頰,一副思索的樣子,看得小妮子更加緊張,生怕葉梓萱說生氣,哪怕是說有一點點生氣。

    “你喜歡的人就是陸山民,對不對”?葉梓萱像是突然發現了新大陸般瞪大眼睛看著小妮子。

    小妮子平時大大咧咧,但此刻卻是有點心虛,不敢看葉梓萱的眼睛,低著頭輕輕嗯了一聲。

    “哈”!葉梓萱冷不丁的拍了下小妮子肩膀,嚇得小妮子抖了一下。

    “你的眼光不錯,和我一樣好”。

    小妮子眨了眨眼睛,才反應了過來,激動的說道:“你不介意”?

    葉梓萱得意的拍了拍胸脯,“本小姐看中的男人,當然是全世界最好的,你喜歡很正常”。“嗯,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也很正常”。說著又強調道。

    小妮子連連點頭,“我也是這么覺得”。

    “哎,真是意外的驚喜啊,我倆竟然連喜歡的男人也是同一個,要說不是姐妹,誰都不會信”。

    小妮子樂得咯咯直笑,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梓萱姐姐,我倆姐妹聯手天下無敵,曾雅倩一定不是對手”。

    葉梓萱愣了愣神,“關雅倩什么事”?

    小妮子眨巴著大眼睛,握緊拳頭,“搶男人啊,從她手里搶過來,你不想嗎”?

    “咦、、你好暴力”,葉梓萱故作驚恐的說道,說著立馬又眉飛色舞,“不過我喜歡,你的樣子好可愛”。

    “梓萱姐姐,我是認真的”。

    “認真的”?

    “嗯”!

    不遠處,呂松濤嘖嘖稱嘆,“真是一對璧人啊,壓過了全場的風采”。

    田衡看了眼另一邊的韓瑤,“幾家歡喜幾家愁,陸山民身上的因果還真是夠亂的”。

    魏無羨看得出神,“還是我家小妮子最可愛,小家碧玉又不失巾幗風采”!

    呂松濤呵呵一笑,“魏老弟,我看你是命途多舛”。

    “哈哈,呂二哥,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

    “嘖嘖,我對你深表同情”。

    田衡端起酒杯回應了一下另外一桌舉杯的魏霆,抿了口酒放在桌上。

    “魏無羨,呂二少是文藝青年,你又不是,就真的不怕牽連其中”?

    “哎,田大哥,不是也可以是嘛,反正我大哥那么優秀,有他扛著,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地球一樣轉,魏家一樣在”。

    “話雖如此,但圈里人誰不知道魏老爺子最疼愛的就是你”。

    “哎”,魏無羨無奈的嘆了口氣,“長得帥也是件苦惱的事情”。

    呂松濤端起酒杯和魏無羨砰了碰,“雖然你鐘情于美女,我鐘情于書畫,但本質上我們都是不愛江山的人,值得碰一杯”。

    魏無羨嘿嘿一笑,對田衡說道:“看,我也成文藝青年了”。

    田衡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再言語。

    兩人一前一后走進大廳,葉梓萱和小妮子正聊得開心,既然有心人都已經留意他和葉梓萱關系匪淺,陸山民也沒有必要刻意隱瞞,該來的總會來,躲已經躲不過去了。

    “聊什么聊得這么開心呢”?納蘭子建笑呵呵的問道。

    “關你什么事”!葉梓萱和小妮子異口同聲的說道,說完兩人皆是咯咯直笑。

    “你們兩個出去聊什么聊這么久”?葉梓萱問道。

    納蘭子建笑了笑,“跟你們一樣,交流交流感情,畢竟是老朋友,好久沒敘敘舊了”。

    葉梓萱看向陸山民,問道:“是嗎”?

    陸山民含笑點了點頭,“沒錯,我們在東海的時候關系還是挺好的”。

    葉梓萱擺出一副老師的模樣,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要像一家人一樣”。

    納蘭子建朝陸山民眨了眨眼,“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嘛”。

    說著又看向小妮子,“你說是不是”?

    小妮子癟了癟嘴,“你走開,我們三個才是一家人”。說完和葉梓萱捂住嘴偷笑,然后又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納蘭子建靠近陸山民耳邊,壓低聲音含笑說道:“看見沒有,我們兩個是她們最親最重要的人,千萬不要做出讓她們傷心為難的事情”。

    陸山民沒有回答,見呂松濤在朝他招手,對小妮子說道:“小妮子,我們該過去了”。

    小妮子哦了一聲,起身跟在陸山民身后。

    一路走過,陸山民壓低聲音道:“查一查云欽賜帶來的人”。

    小妮子眉頭皺了一下,然后會心一笑,眼神中帶著興奮。

    “要活的還是死的”?

    “死活不論”!

    小妮子嗯了一聲,側身朝衛生間走去。

    陸山民余光掃了一眼正盯著他的云欽賜,這樣的人無論家里地位再高,他早已不放在眼里,對付這種自以為夠狠的人,得比他更狠才能讓他害怕。

    呂松濤雖然不太理會勾心斗角的事,但涉及陸山民,還是頗為關心。

    “怎么樣,知道納蘭子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嗎”?

    陸山民搖了搖頭,“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知不知道無所謂了”。

    田衡淡淡道:“山民,你大意了,連我都能看出你對葉梓萱很在意,納蘭子建是抓住了你的弱點啊”。

    魏無羨眉頭微皺,“小師弟,戰場無父子,你得穩住啊”。

    陸山民心里頗為欣慰,這三人雖然都有些瓜葛,但說到底也才認識沒多久,能設身處地的為他考慮,這趟天京之行至少已經是有所收獲。

    陸山民朝三人舉起酒杯,碰了一下,抿了一口。“他說我手上有副好牌,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三位且看,我會盡全力打好這手牌”。

    魏無羨笑了笑,“小師弟,你還真信啊,就你這手牌,大王四個二都在人家手里,你哪來的好牌”。

    陸山民淡淡道:“納蘭子建說話向來真真假假,但這句話我相信是真的”。

    正說話間,魏霆帶著云欽賜走了過來。

    “這位是云XX的公子云欽賜,一直在國外,向來很少和大家聚,現在回國了,以后免不了經常打交道”。

    一桌的三人和云欽賜打過招呼,寒暄了幾句。陸山民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朝他點了點頭。

    云欽賜臉上掛著笑容,內心其實也是在笑,現在就讓你得意一會兒,今晚就送你去見閻王爺。

    “無羨兄弟,我的車壞了,呆會兒能不能送我一程啊”?

    魏無羨心里自然是一百個不愿意,來的時候是他去接的陸山民,呆會兒自然也要送陸山民回去,當然,他更想的是送小妮子。

    看了眼魏霆,見后者含笑點頭,一時有些為難。

    不等魏無羨開口,陸山民率先開口說道,“魏師兄,你呆會兒給我安排個司機就行了”。

    魏無羨無奈,含笑對云欽賜說道:“云公子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我也想著和你多親近親近”。

    云欽賜笑了笑,嘴角翹起一絲詭異的弧度,“那就謝了”。

    ...........

    ...........

    中年男子站在會所后院的圍欄前,他心里并不想替云欽賜殺人,這位大少爺又是個心胸狹隘之人,家中父母都忙,有沒有別的長輩能管得住他,仗著父輩的權勢,有些得意忘形了,殺人豈是他想的那么簡單,弄得不好后患無窮,但他們家世代跟著云家,要想在云家繼續呆下去,有時候又不得不討好他。

    剛才進會所一趟拍了陸山民的照片,托人簡單查了一下,還好那人不是天京人,也不出身是豪門貴胄之家,在這荒山野嶺丟了命,應該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即便懷疑道云家,一是以他搬山境巔峰的殺人手段不會留下證據,二是這里面的人估計不會有人替他出頭咬著不放追查下去。

    雙眼望向半山腰的公路轉角,那里是個殺人的好地方。

    正在他獨自思索的時候,一聲“哎喲”打斷了他。

    中年男子回過頭,幾十米外,一個穿著長裙的驚艷女孩兒趴在圍欄處驚慌失措。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有些納悶兒,以他的境界,不應該幾十米外有人而察覺不到,難道是剛才在沉思之中沒有注意到。

    不過他沒有心思多管閑事,只是看了一眼,繼續看著山下。

    “喂,你過來一下”。

    中年男子再次看向那女孩兒,正在向他招手。

    中年男子沒有辦法,只得緩緩走過去,走近之后才看清這個女孩兒正是和陸山民一起來的那個漂亮女孩兒,不禁心生一絲警惕,不過很快這一絲警惕就消失殆盡,反而覺得有些好笑,作為一個搬山境巔峰高手,雖然只是剛踏入搬山境后期巔峰,但對一個柔弱的小女孩兒警惕,怎么看都是一個笑話。

    “這位先生,我的鞋掉下去了,你幫我撿一下可以嗎”。女孩兒楚楚可憐,泫然欲泣。

    中年男子探出頭看去,果然看見圍欄外面的一棵橫著生長的樹枝上掛著一只粉色的高跟鞋。

    “你等等,我去找根棍、、”,子字還沒說出來,后頸風聲驟起,以他的境界,本能上應該能躲開,哪怕是同境界也應該能及時向后回避格擋開,但是身后來掌之快,快得超乎了他想象,在他剛意識到危險的那一刻,幾乎在同一時間,一掌已經正中后頸天柱穴,這里是人比較致命的穴位之一,哪怕是外家高手,也不會輕易讓人擊中這里,一般情況下,交戰之中,也很難擊中高手的后頸。

    但這不是在一般情況下,而且還是在毫無防備之下。

    中年男子清晰的聽見咔擦一聲,那是頸椎斷裂的聲音。

    女孩兒腳下一勾,一個剛踏入搬山境后期巔峰的高手就這樣摔下了懸崖。

    女孩兒拍了拍手,嘴角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詭異笑容,翻出圍欄外撿起那只粉紅色的高跟鞋穿在腳上,從后院的廁所窗戶進入了衛生間。

    片刻之后,幾個身著西裝的男子急急忙忙跑到后院,就在幾分鐘前,他們在監控室發現后院的兩個攝像頭沒有了畫面,這是小事,也是大事,第一時間趕過來,還好后院清清靜靜,看上去不像發生過什么大事。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资产配置 熊猫四川麻将 正版四不像必中一肖资料 上海时时乐形态走势 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双彩网开奖结果查询 什么是网上赚钱 时时乐餐厅菜单 扑克的玩法 宁夏11选5平台 北京赛车pk10是国家开的吗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手机兼职网上赚钱50元内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百度 什么手机网游可以赚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