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501章 感謝我愛羅送的通關攻略
    天降大雨潤無聲,草色遙看近卻無。

    酸雨剛落下,萬物便開始凋零,樹木將黑綠色的水滴落到草地,草地被腐蝕如濃漿般隨雨水流淌,直至碳化成黑。

    一群分身舉著農村的瓦蓋頂遮雨,興奮地向龍卷內丟酸水。

    為了活命,卡卡西和小櫻躲到初代火影的咯吱窩下,用土遁起擋雨墻。

    水滴豎著土遁流淌留下道道凹痕,卡卡西懼怕地往后縮了縮。

    “這雨真霸道,連土也能腐蝕一空?”

    “能啊,它是濕骨林的雨,是他從濕骨林運來的。”手上為卡卡西治療灼傷的蛞蝓抬起頭。

    卡卡西皺起眉頭,考慮著自己是不是要做點什么。

    終結谷在火影沒有鳴人前世名氣那么高,在木葉人心里它就是初代和斑對戰之所,有些意義,但并不太重大,可再怎么說它也是一個景點,每年木葉都會派人前來修繕。

    可現在任由雨水沖刷下去,它就沒了!

    自己小隊過來訓練一次把終結谷打沒了...這報告可有的寫了。

    “鮫肌,再借我些查克拉,回去我讓他補償給你。”卡卡西感覺自己就是擦屁股的命。

    鮫肌不情不愿地傳給他一些。

    “不夠,再來點。”

    一連催了三次,覺得查克拉夠了以后,卡卡西趕緊結印,伸手拍在初代雕像上。

    “土遁·土流城壁!”

    山壁崩陷,被土層深埋于下的巖石被查克拉牽引翻出地面,組成一道巨大城墻,城墻崩解成小塊,蔓延上初代和斑的全身,包裹起來。

    呼...呼...

    喘息如風箱,倒掛在咯吱窩的卡卡西感覺身體被掏空了,腳下查克拉輸入不穩,直墜而下,然后被小櫻拉住胳膊。

    火影大人,不管您信不信,在這兩人手里能保住這兩座雕像,已經是我的全力了。

    酸濕的水汽彌漫,佐助驚駭地看著紫色巨人的一處緩慢坍塌的鎧甲。

    這是什么東西,連須佐能乎也能腐蝕?

    再一看對面的黃發巨人,發現巨人身上的頭發同樣被腐蝕的直冒白煙,但很快就有新生出的頭發覆蓋其上。

    佐助臉上泛起一絲苦澀,又要拼消耗?

    被須佐抓在手里的頭發被腐蝕一空,鳴式鎖鏈巨人抓住機會,又是幾道鎖鏈從紫色巨人腳下伸出,捆扎胳膊勒緊,幾道鎖鏈交錯而行,扎出一個個菱形。

    固定在了須佐能乎,鳴人也不在抓他脖子了,收回的手的一甩甩出根十幾米長的鎖鏈,掄起來就抽。

    驕傲的宇智波哪受得了這般侮辱,須佐能乎劇烈掙扎,瞳術和仙術的加持讓它抵抗住了金剛封鎖的侵蝕,掙扎幅度很大。

    然而又幾條鎖鏈蔓延上來,終于,佐助眼睛一瞪,須佐能乎身上爆發出強烈的能量波動,又長出三條手臂,其中五條手臂的手中同時噴射出紫色能量,能量化作刀劍,同時揮砍。

    鎖鏈驟斷,須佐身上纏繞的也化作查克拉消散在天地間。

    鳴人嘖嘖稱奇,宇智波家的人還真跟賽亞人有一拼,打打就爆發,短短時間內,佐助的須佐能乎已經從肋骨,到半身,到現在全身,單頭六臂,五刃一盾的狀態,和斑爺玩忍界聯軍那個相差無幾,只不過多了半身的鎧甲和三個神器,算得上進步飛快了。

    這可能是自己給他充值太多了原因。

    進化出武器,須佐能乎戰斗力大增,周圍拍下的鎖鏈在被根根斬斷。

    這很正常,須佐能乎就是為戰斗而生,即使金剛封鎖也有仙術加持,它原本的能力也不是用力打架的。

    鳴人控制巨人后退幾步,手里得鞭鎖噼啪往須佐那邊抽,同時控制周圍的鎖鏈繼續拍它。

    鎖鏈能斬斷,自己這個變異巨人也能斬斷,讓它砍到就不妙了。

    還有它那個盾牌,八咫鏡的防御力是真的畜生。

    但是,別以為就你哥能給你神器,我后爹同樣有神器。

    “來人,叫上天姐兒取我音響來!”

    說完,看到須佐能乎趕來,鳴人控制著巨人,一套軍體老拳使出,扭打起來。

    第一次使用這般巨大體型的忍術,控制起來極為費勁,相比起來對面的須佐就靈活很多,然而鳴人渾然不懼,當分身帶著武器傳送過來時,他才被砍掉兩條胳膊。

    到底時覺醒自帶的能力啊。

    “66699...”

    極樂之箱剛出場,便是響徹谷內的巨大電子音。

    分身一腳踹飛。

    bgm響起,鳴人氣勢大漲,鎖鏈和頭發瘋漲再次組成手臂,又盤踞幾層組成盾牌,一手舉盾堪堪擋住須佐兩道交叉的刀刃。

    另一手的鎖鏈捆扎住空中的極樂之箱,掄起來砸向須佐。

    極樂之箱和八咫鏡,兩個神器的對撞,炸開開的氣浪震開雨水,兩位巨人同時后退。

    待穩定身形,鳴式巨人的手臂漲大幾圈,收回鎖鏈握住極樂之箱,大步向前,取其尖銳的兩倍暴擊傷害點,狠狠朝須佐砸去。

    極樂之箱搖身一變成了極樂之磚,bgm加持,舞動起來是虎虎生風,一時竟和須佐打得有來有回,平分秋色。

    佐助是身心疲憊。

    這東西真是吵死個人了。

    打著打著,佐助不時仰望須佐的上方,分身仍的越來越多,雨水中的酸也越來越強,此時的須佐已經被腐蝕掉了大部分鎧甲,一旦須佐消失,迎接雨水的將是自己的肉身。

    佐助咬咬牙,再次為須佐灌注能量,試圖修復鎧甲。

    強烈的副作用席卷全身,佐助一口牙咬得幾乎冒血。

    很好,分神了吧。

    衣服扒完了,該讓我看看了!

    趁著這個機會,巨人腳下的頭發延伸至水中,節節生長抵擋酸水的腐蝕,直奔須佐而去。

    當佐助發現時,已經晚了。

    一截冒著黑煙的頭發從腳旁鉆出水面,佐助眼珠子瞪出了血,待他想動時,頭發蜿蜒而上纏住腳踝,向前一掄。

    只見須佐前方一陣波動,佐助飛射而出。

    小櫻和卡卡西一陣驚呼。

    “扔出去了?!!”

    還有這種操作?

    缺少維持,須佐驟然崩塌,對面的鳴式巨人腿部外擴張開,鳴人從中跳出,風屬性查克拉自頭頂噴射而出,組成一道半圓形的風層將雨水吹落,疾馳兩步,暴起一腳。

    還在空中的佐助來不及做多少動作,只是舉起胳膊交叉護住主要器官。

    事實上鳴人那一道頭發的操作不止打動了佐助,也打懵了佐助,他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

    咚!

    一腳踢出,佐助身旁炸開一圈音障,倒飛著砸進終結谷一側的墻里。

    鳴人頭頂風傘邁步向前,每一步都在水面留下黑紅色的血印擴散。

    邊走邊搓丸子,九尾查克拉與風屬性混合,變換閃光的螺旋丸極具壓迫感。

    當丸子成型時,鳴人抬手將丸子射入天空。

    丸子炸開驅散云層,道道陽光灑下。

    佐助推開前方的土塊緩緩走出,站在光線中。

    抬頭望了望天,又望向下方的鳴人。

    鳴人同樣站在一道光線中,對佐助擺擺手。

    “來,繼續。”

    極樂之箱聲音太大,佐助沒聽清。

    不過他能看嘴型,抹掉嘴角的血,看看胳膊上被雨點灼燒出的痕跡,笑了。

    繼續就繼續!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手机网赚app 腾讯棋牌欢乐斗地主 德州市原油期货配资 一起玩温州麻将手机版 千炮捕鱼电玩城外挂 延吉麻将手机版下载 德甲积分榜2018一2019 东北麻将单机版下载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 股票历史数据分析 网上棋牌作弊是真的吗 中国石油股票趋势 好玩的棋牌游戏平台 如何分析股市大盘 九游app老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