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帶著滿天神佛穿越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脫困而出,聯手救閻立
    <scriptapp2;<script

    閻立元一四人站在蓮心界內,本以為有周天星辰大陣和十萬天兵相助他應該可以穩操勝券,卻沒想到變故頻生。

    無論是風停神安還是驪姬,及至窮兇極惡的蚊道人,都讓他們吃盡了苦頭甚至葬身血海。

    “可惜了”

    天女訶犁看著一副漂浮在半空中的血色畫卷神色復雜,如今上面的山河盡碎,已經不復往日神光。

    驪姬以性命血祭山河圖是她沒想到的事情,同時也為血界山河圖有心痛心,畢竟這是羅剎宮的震宮至寶,如今算是毀了。

    “不過好在一切都結束了”

    蚊道人的可怕讓他們依然心有余悸,若不是驪姬舍命以羅剎宮至寶將其困住他們估計都會兇多吉少。

    不過四人剛松了一口氣時,血界山河圖中一道黑色的流光沖破畫卷,羅剎宮至寶被廢讓天女訶犁惋惜,眼看黑色的長劍刺來時卻有人擋在了他的身前。

    不甚寬大的背影,一頭白發扎著單馬尾,背后的八卦圖被前后洞穿,原本應該流出的血液被黑劍全部吸收。

    閻立即便有八卦授仙衣,依然擋不住這蚊道人的劍。

    蚊道人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后終于沖出了血界山河圖,如今只剩下一條獨臂而已,血翅殘破,身旁一朵血色蓮花旋轉。

    “這八品血蓮足以讓我橫行整個歸墟了”

    就算是蚊道人自己也沒有想到血蓮會有這樣的力量,不由得激動萬分得意的笑著。

    “現在還有誰能阻我!”

    閻立雄厚的靈力順著黑劍被蚊道人源源不斷汲取著,他的肉身正在快速干癟而蚊道人卻在不斷恢復。

    “一個天王境有這樣的靈力”蚊道人也很意外。

    就在蚊道人準備徹底吸干閻立時,因陀羅手持鎮獄鎖天棍已經救援而來。

    蚊道人對這黑棍心有忌憚只能放開閻立全力運轉八品血蓮,這一次鎮獄鎖天棍落在血蓮上都未能打破血蓮的防御,反而在血海上掀起了萬丈波濤。

    鎮獄鎖天棍是冥府斷域之寶,而歸墟是空間裂縫算得上是洪武大陸最大最穩定的斷域之一,已經自成一界。

    而血蓮同樣是歸墟斷域至寶,比起元屠和阿鼻還要更強,故而鎮獄鎖天棍都奈何不得血蓮。

    閻立的身軀倒在了地上,天女訶犁

    “你….你….”

    歸墟雖然容易誕生強者,但各個勾心斗角每一個都想著如何吞噬對方,手足相殘父子相食,歸墟天女訶犁更是從未離開過歸墟。

    剛才見到驪姬和風海神安之間愛情自己的感官備受沖擊,如今自己又被閻立舍命相救,訶犁整個人的思緒都停留在了剛才的那一幕,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訶犁的手放在了閻立的胳膊上,突然惶恐了起來。

    蚊道人的天賦就是可以吞噬天地萬物,那柄黑色的劍更是可以洞穿一切,但凡被黑劍洞穿的東西便會被蚊道人吸食。

    黑劍刺入閻立體內后將他的靈力吸收化為己用,有玉虛混元功在閻立的靈力何其豐厚,只不過片刻之間便被吸食個干凈。

    不止如此,就連閻立此時也如同風中殘燭,訶犁惶恐是因為閻立本是年紀輕輕可是此時卻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危在旦夕命懸一線。

    元一也察覺到了閻立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危境,訶犁腦中一片空白,她雖與其他歸墟族強者不同不是什么壞人,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救人,一時間沒了主意。

    看著閻立一刻比一刻衰老下去,訶犁只覺得心里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覺,有些不舍有些感動還有些道不出言不明的感情。

    值此時刻也唯有元一知道該如何救閻立,急急忙忙推開了訶犁。

    現在閻立的危局在與靈力盡失,只要有玉虛混元功在,他就還有一線生機。

    普天之下只有兩人懂得玉虛混元功,一就是正在慢慢失去意識的閻立,然后便是與其雙身一人的元一。

    玉虛混元功是最神秘的功法,能夠納天地間所有靈氣為自用,元一抓住閻立的手心洶洶佛家靈力源源不斷的朝著閻立手心而去。

    閻立已經無法操持玉虛混元功,但是元一卻可以幫助運轉,玉虛混元功一開始運轉元一的靈力便被全部吸納。

    靈力中帶著生機,這也是為何越是修為精深壽命越是綿長的原因。

    可是天王境中,哪怕是王極十三尊都沒有閻立這般的靈力,元一的佛家靈力中正浩大被玉虛混元功全部轉換成閻立的生命力,可是進入閻立體內后卻如同泥牛入海微不足道。

    元一眉頭緊皺,他的靈力已經見底,閻立卻依舊不見好轉。

    “不行,貧僧的靈力雖強卻遠不及閻立之十一”

    “還有我的”

    訶犁也拉住了閻立的另一只手掌,元一并沒有拒絕,閻立本身就身具六道輪回決這等至陰的法門,哪怕是訶犁的歸墟之力也能被閻立全部接納,只是哪怕合兩人之力卻依舊無法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不行,遠遠不夠,遠遠不夠!”元一有些焦急。

    “只有一法了”

    因陀羅正在以鎮獄鎖天棍艱難的對抗蚊道人,阿鼻元屠兩柄劍被丟棄在了一旁,訶犁的眼神就停留在了這兩柄劍上。

    元一也沒有想到訶犁的注意居然打到了這劍上,單手一招攝過這兩柄幾十萬年吸納無盡血海之力而成的絕世兇劍。

    也只有血海老祖這樣的至尊人物才能夠駕馭,元一運轉玉虛混元功將這兩柄兇劍上的力量全部吸納。

    閻立的身體慢慢開始飽滿起來,但同時成長起來的還有一股屬于歸墟的兇性。

    元一也有些擔憂,生怕閻立變成如同歸墟強者那般的邪惡,因此也不顧動搖自身根基一邊將自己的佛力灌注一邊鎮壓雙劍的邪性。

    不過出乎元一預料的是玉虛混元功的神奇,竟然將所有的力量全部轉化成了道家之力,哪怕是阿鼻元屠上的力量也是如此。

    歸墟之力被轉化成道門靈力,至于殘留在閻立體內的那一股至邪兇性將來慢慢以佛法道法化解便可。

    阿鼻元屠兩柄歸墟兇煞之劍變成了最普通的兩口劍,神光盡去,沒有幾十萬年的時間難以恢復,索性閻立逐漸好轉。

    就在元一和訶犁的靈力開始枯竭時,這二人感覺到一股溫熱的力量正在回流,回頭一看閻立依然睜開了雙眼。

    “多謝二位了”閻立說道。

    <scriptapp2;<script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pc蛋蛋幸运28 股票上涨趋势图 网上真人打麻将游戏 捕鱼王ll老板好 福彩36选7走势图 一头一尾免费一码 体彩顶呱刮票种大全 赛车走势图图解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图结果 广东11选五奖金规则 游戏联盟 黑金团队快乐8官方登录 qq分分彩和腾讯分分彩一样吗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预测 简单的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