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客吧 > 沙漠帝皇 > 第四十章 萬條巧手
    同一時間,另一邊。

    一個身穿藍色連衣長裙,搭配白色頭飾與圍裙。一眼便可以看出是女仆的打扮的年輕女性,出現在御崎市內。

    她的背上背著連登山專家也可能會被壓垮的巨大包裹,引來了路人的注視。

    她眨了眨眼,視線掃向周圍,似乎在注視著什么

    “的確發生了什么事是也。”

    “大事確定。”

    從她的頭頂,那女仆飾帶上傳出了另一個女聲。

    “化妝舞會,零時迷子,必須插手了是也。”

    女仆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然后四下掃視了一眼,確定了方向和位置之后繼續前進。

    坂井悠二家中,夏娜正在毫不手軟地對坂井悠二進行著訓練。

    “太笨了!”

    隨著呵斥聲,夏娜手中的木刀輕易地繞過坂井悠二的木刀,敲擊在他的頭上。

    “啊!”

    因為疼痛而下意識發出的喊聲中,坂井悠二跌坐在院子中的草坪上。

    “因為被攻擊時不在閉著眼就得意起來了,還早得很的呢!”

    不過,最近夏娜很奇怪呢,自從前幾天自己戴著項鏈出去跑步鍛煉之后,就是這樣了。

    經常會擺出一張臭臉雖然說擺臭臉是一直以來的狀況了,但是問話經常悶不吭聲很少見,無論是白天的訓練還是晚上使用存在之力的特訓都莫名其妙地拉開距離。

    怎么想也想不出原因來,去問只會得到幾句臭罵。

    夏娜真的喜歡他嗎?

    想起高橋之前說的話,坂井悠二有些迷惑,夏娜果然還是把他當成一個密斯提斯、當成一個火炬吧?

    而在他精神開小差的時候,夏娜的方向,夏娜胸前的墜子中傳出了亞拉斯托爾的斥責聲

    “坂井悠二!你在干什么!?”

    “對、對不起!”下意識地道歉之后,坂井悠二回過神來,手持木刀再次站起,擺好了架勢。

    三人誰也沒有察覺到,第四位,不,第五位火霧戰士正在向著這棟小宅邸靠近過來。

    學校的門口,手持著仿佛單片眼鏡一般的物品,吉田一美掃視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白發青年和褐膚少年,有些猶豫地將鏡片放在眼前。

    并沒有近視的她,透過這面有些模糊的鏡片看到的景色,也略顯模糊。

    但是

    “那、那是什么?”

    吉田一美有些不安地詢問道,在她的視野中,從學校門前路過的幾個人之中,有一人的身軀,位于心臟往下,身體中央的部分,有一團淺藍色的火焰正在燃燒著。

    她移開鏡片時,卻什么都沒有看到,再次移回,火焰又會再次出現。

    “那是火炬,人類被紅世使徒啃噬過后留下的殘渣,”

    卡姆辛那平淡無波的雙眸注視著吉田的神色變化,平淡地說出讓少女的日常生活開始搖搖欲墜的話語。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著一聲巨響,群青色的火焰驟然降落在三人的前方。

    “什么嘛?原來是老頭子啊,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么強大的氣息。”

    “呀——哈哈哈!老頭子你又來當維修工了嗎?”

    伴隨著熟悉的聲音,一個身影降落在秦人的前方。

    “悼詞詠唱人。”“蹂躪的爪牙。”

    秦人身邊的卡姆辛和貝海默特同時出聲。

    一貫地以華麗方式登場的正是“悼文吟誦人”瑪瓊琳·朵以及“蹂躪的爪牙”馬可西亞斯。

    透過鏡片,吉田一美也看見了,在瑪瓊琳身周縈繞的群青色火焰。

    不,不需要火焰,她也能發現這是非日常的奇幻景象。

    一個模特一樣的成熟金發美女踏著書從空中降落,這根本不可能正常得了。

    “到底、到底是”

    吉田一美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啊看來接受起來不是那么簡單的,不過還好了,至少沒有像上個協助者一樣亂喊亂叫。”

    卡姆辛以老人般的口吻淡然地出聲道

    “悼詞詠唱人,我需要調律,不要打擾我的工作。”

    “我才沒有興趣去管你要怎么修理呢。”

    瑪瓊琳瞥了一眼吉田一美之后,視線轉到了秦人的身上

    “我只是來確認出現的另一個氣息是不是你這個混蛋而已。”

    “看來不是呢。”在瑪瓊琳的聲音響起之后,馬可西亞斯的聲音接著響起。

    “發生了什么?”秦人無辜地聳了聳肩,有了火霧戰士這個身份作為,他自然會盡量壓低自己的氣息,為了在需要行動的時候突然消失也不會被覺得奇怪。

    “新的氣息。”

    瑪瓊琳直接切入了重點,并且雖然罵秦人混蛋,但是和態度跟平常完不一樣。

    秦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新的氣息?”

    聞言,秦人和卡姆辛對視了一眼。

    “對啊,在那邊。”

    瑪瓊琳右手大拇指向后指了指

    “同時在兩個方向出現了氣息,加上我和炎發灼眼的小丫頭,就四個了,我當然要確認一下。”

    “但是現在看來,不止四個呢”

    瑪瓊琳在消除了大部分氣息,讓氣息顯得像是個普通人一般的秦人身上游離

    “這里有三個,炎發灼眼的小鬼在密斯提斯小哥那里,那么,那邊的是誰?”

    說著,瑪瓊琳扭過頭

    “和老頭子你的氣息一樣,都是很強烈的氣息呢。”

    卡姆辛閉上眼感知了一下

    “大概——是火霧戰士的樣子吧。”

    而秦人聞言,也不由得連接上自己釋放出的鏡砂生物。

    一只趴伏在屋頂休息的小貓,忽然站了起來,以迅捷的步伐來到屋頂邊緣,掃視下方。

    那背著大背包的女仆的樣子,映入了小貓的眼瞳中。

    “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萬條巧手’吧。”

    切斷視線連接,秦人揉了揉眼角

    “都知道化裝舞會的事情,所以來到御崎市了嗎?我都還沒有通知外界宿呢。”

    聽到這句話,卡姆辛插了一句

    “啊,我是得到外界宿的消息才過來的。”

    而瑪瓊琳在下一刻出聲道

    “哦,是我通知的。”

    聽到她的話,秦人不由得道“現在還不能確定化裝舞會的行動呢,太早調集火霧戰士,其他的地方可不好辦。”

    雖然說即使瑪瓊琳不說,他也會說。

    。
全民捕鱼大战金币破解 佳电股份股票 捕鱼大师现金版破解版下载 兴动大庆麻将 旧版大富翁手机版下载 温州麻将手机版 意甲各球队关系 未来云南昭通麻将 2020年王中王全年资料 南京麻将外包什么意思 篮球场地坪漆价格 850游戏为什么没人抓 大盘股票走势 永利棋牌游戏下载 我的股票账户查询 2019幸运农场走势图 九斗炒股app